快捷搜索:  test  as

【新春走基层】春风化雨治愈你我,这对父女的

交汇点讯 在为心智障碍人士供给办事的南京凤凰安养中间,有一对特殊的义工。他们主动找上门求当自愿者,十年来,东风化雨,父亲丁威用音乐感染着这里的“孩子们”,五年前,女儿丁玎也默默加入此中,用绘画打开了这些特殊“孩子”的心扉,她说,她也打开了自己的心。

以音乐感染这里,7年教会了她77首钢琴曲

1月17日上午,位于凤凰新村子10栋的南京凤凰安养中间传出阵阵欢笑,一场温暖的新春联谊会正在举行。柔美的琴声,热腾的饺子,幸福的学员们,丁威和丁玎就悄悄地坐在人群中,并无过多交流,但眼神里流露出同样的和顺。

与义工这个角色结下不解之缘,丁威笑着说完全是个偶尔。有一次他在公交车站台等车,一位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小伙子上前搭讪,左右的人都露出惊疑以致排斥的眼神,只有丁威乐呵呵地和他攀谈起来,并且从他口中得知了凤凰安养中间这所特殊的“黉舍”。

当时还没有退休的丁威在一家乐器贩卖公司上班,曾赞助农夷易近工后辈黉舍的孩子们组建乐队的他有一副热情肠。“当时公司的仓库里堆放了很多旧乐器,我感觉与其这样白白挥霍,还不如使用起来,我可以教农夷易近工后辈黉舍的孩子唱歌操琴。”后来,在得知凤凰安养中间有一群特殊的“孩子”,丁威主动找上门,热情地“自我介绍”:“我懂些音乐,我来给他们上课好不好?”

然而,给心智障碍人士上音乐课远远不像丁威所想的那么简单。起先他想从识谱开始教授教化员们唱《仲春里来》,但受智力水平所限,多半学员都很难学会。丁威没有灰心,一遍遍考试测验、思虑、总结,着末索性抛开曲谱,改用简单的“听唱法”,“现在二十多个学员里,已经有7个都能唱出好听的歌曲了。”

丁威总说他对这些“孩子们”有一种责任感,假如说练唱歌还算轻松的话,那么教操琴要花费的心血就太多了。90后细雨(化名)如今是丁师长教师颇为知足的“弟子”,然则为了让她好好练琴,丁威可没有少劳神思,几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来安养中间教她操琴。有一次,同伙有一架旧钢琴想以四千元的价格处置惩罚掉落,丁威得知后便“强买强卖”,硬是让同伙以两千元的低价把钢琴卖给了细雨,并且为她知心安排了专业人士上门搬琴、调音。从那今后,细雨的家里总能听到柔美的琴声,她的情绪也越来越稳定。

“她现在已经能弹奏这本《拜厄钢琴基础教程》傍边的77首曲子了。”丁威眼泛泪光,“我的一些老同砚常常会发同伙圈,说自己的门生又拿了大年夜奖,我花了七年的光阴带出了细雨,在我心里,她是最优秀的。”

用绘画熏陶他们,学员们的作品总被抢购一空

虽然采访中,丁威不停表示女儿并非受到自己的影响,以致日常平凡父女俩都很少交流在凤凰安养中间做义工的事,但在丁玎的心里,她深信着“父母便是最好的师长教师”。

“父亲由于身段缘故原由不能献血,但他不停有这个心愿,他感觉赞助别人是一件异常自然的事。”丁玎奉告记者,后来自己在大年夜学训练时代去献了血,并把献血证送给了父亲。”父亲乐不雅孝顺,乐于助人,丁玎不停都看在眼里,爷爷生病,父亲辞掉落了音乐师长教师的事情,悉心照应八年,直到爷爷离世。

艺术氛围陶冶着这个家,丁威爱音乐,从事外贸事情的丁玎则酷爱绘画,现在,她每周一过来教孩子们画画,是她生活里最紧张的一件事。“在这里你能感想熏染到是完全的诚挚与纯挚。”丁玎措辞间隙,有一个女孩转过身来很自然地亲了一下,“她是我带的最久的一个孩子。”

另一个让丁玎印象最深的孩子叫小天(化名),初次晤面他就拉着丁玎的手要她做自己的指点师长教师。虽然小天有一点说话障碍,但脾气却很豁达。“他以致改变了我一直冷酷对人的立场。”丁玎奉告记者,有一次她给孩子们上课,主题是几米的漫画《拥抱》,书里从第一页到着末一页都是各类动物和小同伙拥抱在一路的画面,异常疗愈。“那一节课,我们每一个义工和学员都分手拥抱了对方,小天上来第一个就拥抱我,他的笑貌我到现在都记得。”

更让丁玎感觉兴奋的是,这些特殊的孩子在这里不仅情绪稳定,学会了生活自理,以致还能经由过程自己努力得到一些待遇为家里减轻经济包袱。在丁玎的指示下,不少学员将自己的画作成功卖掉落。“我们有一位义工会遴选学员的画作,拿到自己的店里去卖。”丁玎自满地奉告记者,学员们的作品基础上每次都邑被抢购一空。“虽然很多孩子们只是随意地画几笔,但他们作品所展现的形式和颜色的冲击,在其他任何一个画展上都看不到,以致是艺术家的创作也未必会有这样的冲击力。”丁玎说,虽然生活对他们并不算友好,但他们却把那些强烈的对生命的热爱都在画作中表达了出来。

她的烦闷症被治愈,他盼望有更多人关注这个群体

凤凰安养中间的认真人顾静奉告记者,安养中间2009年开办,是一家公益机构,主要为16岁以上的智力障碍及精神障碍的人群供给赞助。有一些老学员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年,到了“年过三十”,以致“四十而立”的年纪。但记者发明,不管是丁威,照样丁玎,他们都习气称呼这些学员“孩子”。这些有智力障碍或是精神障碍的学员常日里难免情绪颠簸,以致会发生发火,但却从没有让丁威和丁玎难堪过。丁威说自己是个急性格,唯独面对这群孩子的时刻“急不起来”。

不是没有想过放弃,尤其是到了古稀之年,时常被病痛熬煎的丁威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,“2018年,有一段光阴,身段真的吃不消了,在家里苏息了一段光阴也不见好,后来坚持着过来给孩子们上课,和他们一路唱唱歌弹操琴,一会儿精神就好了很多。”丁威说每次上完课,从安养中间的大年夜门走出去的时刻,他都感觉阳光分外豁亮,心头的阴霾也一网打尽。

获得治愈的不止是丁威,丁玎说她在这里获得了心灵的治愈。2013年5月,丁玎被确诊为烦闷症。“当时的状态分外差,感到生活里没有任何事和人能让我感觉快乐。”虽然奇迹小有成绩,生活充裕,但复杂的事情事务,繁杂的人际关系让丁玎认为厌倦,“便是感觉空虚”。

做义工的生活让丁玎重拾平和,“和他们相处会发明自己着实没有来由去沮丧、诉苦,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纯挚的幸福和气良,纵然生命没有善待他们,他们依然努力地生活着。”丁玎说,虽然孩子们有时也会捣鬼或者闹性格,她也会装作生气品评他们,但孩子们却从来都不记仇,“着实是我们被治愈了”。

做了多年义工,身边却没有太多的人知道父女俩的善行,丁威一笑置之, “真的没什么”,吸收采访也是由于他盼望大年夜家能关注这个群体的生计状态,“这些年,我没有说动身边的同事同伙加入,虽然有人也曾故意向,但终极都放弃了。”丁威有些无奈。

但丁威说他会不停陪伴这些孩子,他也信托总有一天,会有人和他一样在某一个阳光璀璨的午后,绝不夷由地走进这里。

丁玎在一旁笑靥如花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